Fork me on GitHub

向死而生,谁来守护小人物的希望?

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,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——《活着》余华

最近刷了两遍《我不是药神》,每一次刷完后心情都久久不能平静。电影的剧情是来源于真实改编,描述了一群慢粒白血病人寻求活下去的故事。对于普罗大众来说,有钱也好,没钱也罢,一旦生了重病,生活将被拖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我想起自己曾经在医院的一段经历,那时还在部队,一个战友腰间盘突出做手术,住院在太原某家医院的骨科。连队安排我负责照顾他。在医院你充分能感受到那种病人对生命的渴望。

一对老两口给我的感受更明显,因为在工地做工受了工伤,腿摔断了,肇事者赔了一部分钱,但对老人来说远远不够,子女也不管,只有老两口相互扶持着在医院治疗,可动一次手术就要几万块,老两口明显已经拿不出来钱了,由于跟我们在同一个病房,每天早上主任医师过来催手术费的时候是我最心痛的,老两口很无奈,但又不甘心走,用医院的话说是赖在医院不走。每次这个时候,我都会一个人迅速下楼,走出医院,对于这种场面,我也很无奈。

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无奈,需要用钱的时候没钱是一种无奈,为了生存被迫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也是一种无奈。走出医院之后,我习惯点上一根烟,猛吸一口,然后内心由衷的感叹:“暂时还能健康的活着,真好!”。

很多时候,人做一件事,不一定是出于内心想做,而是不得不做,只要看到一丝希望,哪怕付出代价也在所不惜。

影片中,药贩子程勇遇到了中年危机,父亲重病,生意惨淡,妻子要带孩子去国外,生活突然来了个大转变。有人说,中年人的崩溃的悄无声息的,不知不觉就轰然崩塌。后视镜中生病躺下的父亲、药店门上的大锁、妻子远去的消息,编织了一副无形的网,他似乎被压的喘不过气了。无奈之下想到了白血病人吕受益的托付,他决定放手一搏。当然,他知道走私违禁药是违法的。但,别无他法,只有这样,才有生活下去的希望。

刚查出来得病的时候,我天天想死,但知道我老婆怀了小孩之后,突然就不想死了,想拼命的活着,就想听他叫一声爸爸,没准我还能当爷爷呢”,渴望活下去的吕受益找到了程勇,当程勇成功从印度带回来药之后,他的生活点燃的新的希望,不光是他,众多慢粒白血病患者都有了新的希望,以为终于能够有尊严的活下去,然后程勇的收手与警察的追逃则将他们刚燃起来的希望破灭。

程勇也怕,上有老父亲,下有小孩,他不想坐牢,他毕竟不是药神,也救不了那么多人,收手之后的他将药物代理权转让给了假药贩子张长林,张长林通过加价卖药终于让自己上了警察通缉的名单。可笑的是,张长林卖了十几年假药没被抓,卖了半年真药立即被通缉了。而张长林的被通缉,导致众多慢粒白血病患者一下子失去了救命药,逐渐的离开了人世。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只有一种病,那就是“穷病”。

人究竟该如何的活在这个世界上?是有尊严的活着?还是得过且过?得了病,去了医院才知道,活下来就很不容易了,哪有那么多尊严。片中的思慧虽然不是白血病人,但她女儿是,得知女儿得病,居然是男人跑路了,她为了给女儿治病,不得出卖自己的尊严去夜总会跳钢管舞,当程勇用钱砸到让经理跳舞时,喊脱喊的最凶的是她,但此时思慧的眼中有泪光闪烁,由此可知她都受了多少欺负。

喝完酒程勇说送她回家,她拒绝了一次,然后第二次就同意了。都是成年人,嘴上不说,心里都懂:“你给我药,给我开工资,给了我和女儿活下去的希望,用肉体弥补也是应该的”,到家后思慧说了一句:“勇哥你喝水,我先洗个澡”,甚至连程勇良心发现之后要拒绝时,思慧依然”懂事“的说:”你在这里放不开,楼下有旅馆,我们去开个房“,思慧的“懂事”最让人心疼,当程勇穿好衣服出门时候说了一句”早点休息,别吵到孩子“时候,思慧脸上露出了笑容,因为程勇给足了她尊严。

黄毛,得知自己生病不敢连累家里的农村孩子,知道这个病会花很多钱,索性离家出走,直到死前,才有可能回一趟家,见见父母,可这个愿望终究没能实现。

”他只是想活着,有什么罪?“

活着很难,但还得活着。剧中的正版药厂似乎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,但他们也是无可奈何,研制一款特效靶向药需要花费巨资,耗费多少代人的心血,加上专利保护期的时效性,一旦过了专利保护期,药厂的利润就会成倍减少。所以,药厂为了能够活下去,不得不将药价提高,用以赚取利润来维持新药的研发。只有健康的营收体系,才能让更多的疑难杂症看到治愈的希望。

最后,感谢电影艺术能够更多的关注这个社会的小人物,他们的力量很弱,需要被社会关注,当然这个社会远远不止这一个需要被关注的群体,还有很多需要被关注的群体,希望那一天早点到来,社会也能更加进步。

活着不易,向死而生,且行且珍惜!